1983年12月22日澎湖民宿,時任中共正定縣委書記習近平在發展商品生產三級幹部會上講話。
  原標題:系統傢俱習近平同志在正定
  本代償報特約記者 程寶懷 劉曉翠 吳志輝
  龍年的冬月,雖然已是寒風凜冽,但古城正定卻處處洋溢室內裝潢著喜慶熱烈的氣氛。黨的十八大勝利閉幕,習近平同志當選為中共中央總書記、中共中央軍委主席的消息傳來,正定人民像迎來了盛大節日一樣,無不歡欣鼓舞,心潮澎湃。
  2012年11月15日上午,正定萬人空巷,大家懷著激動的心情,守候在電視機前,盼望著能在第一時間聽到闊別已久的老房屋二胎朋友、老領導那熟悉的、帶著濃濃京味的聲音。
  11時53分,當習近平同志面帶微笑出現在電視屏幕時,大家都屏住了呼吸。他的講話很簡短,沒有排比對仗壯聲勢,沒有豪言壯語表決心。他數次提到“人民”二字,特別是“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,就是我們的奮鬥目標”,再一次打動了正定人民的心。正定人民無不感慨,我們的老領導,還像當年那樣,還是那麼謙遜平和,還是那麼親切和藹,還是那麼溫文爾雅。30多年彈指一揮間,習書記在正定工作時的一幕幕又浮現在大家的眼前。
  一、習近平同志來到了正定
  正定是一座歷史文化名城,三關雄鎮、神京鎖鑰、八方交匯,位於北京以南240公里,石家莊以北15公里。
  正定土壤肥沃、水源豐富、交通便利,自古就是一個美麗富饒的地方。這裡是西漢南越王趙佗,明朝吏部尚書、太子太保梁夢龍,兵部尚書、戶部尚書、刑部尚書、吏部尚書梁清標的故鄉;這裡曾走出了金元名醫李杲、元代戲曲家白樸以及“先天下之憂而憂,後天下之樂而樂”的北宋名臣范仲淹。1958年,毛澤東同志在天津接見時任正定縣委書記楊才魁時說:“正定是個好地方,那裡出了個趙子龍。”
  上世紀70年代初,正定是北方地區糧食生產最早“上綱要”(畝產400斤)、“過黃河”(畝產600斤)、“跨長江”(畝產800斤)的縣,曾以我國北方糧食高產縣而名噪一時。同時,由於40萬正定人民每年要上交7600萬斤糧食,頭戴高產的帽子,其實很多人家連溫飽都沒有解決。
  上世紀80年代初,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的春風已經吹遍神州大地,正定卻還在割資本主義的尾巴。賣毛線的被視為投機倒把,拉沙子、擺小攤的被批為走資本主義道路。“鳳陽花鼓”還沒有傳到這裡,人們依舊習慣於敲鐘下田、吹哨上班,成了遠近聞名的“高產窮縣”。
  渴望改變、渴望富裕成為正定人民的共同心聲。
  就在此時,習近平同志來到了正定。從此,他與正定40萬人民結下了不解之緣,共同奮鬥了1000多個日日夜夜,帶領正定人民走向繁榮富裕的康莊大道。
  人們還清楚地記得,那是1982年4月初的一個上午,一輛綠色吉普車開進了縣委大院,從車上跳下一位高大魁梧的小伙兒,身著褪色軍服,背著簡單行囊,住進了一間簡陋的辦公室。開始,人們對這個從京城來的年輕人有著各種猜測,不知道他是中央機關派來鍛煉的幹部,還是來基層體驗生活的文化工作者?
  當得知這位年僅28歲的青年是來這裡擔任縣委副書記時,有些人不以為然,說什麼高幹子弟,無非是下來鍍鍍金、做做樣子,用不了半年,吃不下這份苦就會捲鋪蓋走人。還有人說,來了個嘴上沒毛的管我們。言外之意,對他不抱什麼希望。
  然而,習近平同志扎下根來,踏實工作,和大家一起同吃同住同勞動,沒有一點高幹子弟的做派。人們瞭解到他15歲就在陝西插隊,曾擔任過村黨支部書記;清華大學畢業後,曾在中央軍委工作,自願放棄京城優越舒適的工作,主動要求到基層鍛煉後,紛紛對他的選擇表示由衷的欽佩。
  當人們看到,這位小伙兒晴天曬出的褥子打著五顏六色的補丁,身上蓋的也是一床舊軍被;和大家一起排隊吃食堂的“大鍋飯”,端著碗與大家拉家常;騎著自行車到各地瞭解情況,與大家打成一片,距離一下子就拉近了。通過朝夕相處,正定人民逐漸感受到,習近平同志思想解放、勇於改革,有著不一般的膽識和智慧,有著扎實的工作作風。
  習近平同志初到正定時擔任縣委副書記,分管農村經濟、精神文明建設、平反冤假錯案、落實黨的政策,以及文化、教育、衛生、體育和計劃生育等工作。1983年7月,他擔任縣委書記。習近平同志帶領全縣人民大膽改革,衝破了“經濟上農業單打一,農業上糧食單打一”的模式,實施改革興縣、工業興縣、科技興縣、人才興縣、文化興縣、旅游興縣,走“半城郊型經濟”(是指既有“城郊型經濟”依托城市、商品生產比較發達、城鄉關係比較密切、工農結合比較緊密的特點,又有“農村經濟”的某些特點,是兩類經濟結合的中間型經濟)發展之路。由此,正定大地掀起了前所未有的經濟發展熱潮,全縣上下形成了“黨風正、乾群和、幹勁大、碩果豐”的大好局面,正定甩掉了“高產窮縣”的帽子,開始步入發展快車道。
  正定的老同志曾對習近平同志有過這樣的評價:平易近人、沉穩、健談、自信、謙和;是位年輕幹部,但做事老練成熟;是位高幹子弟,但非常朴實,工作既嚴肅認真,又密切聯繫群眾。
  他來了,成為正定人民的一分子,帶來了智慧和理念,帶來了改革的春風,更帶來了正定人民追求美好生活的希望……
  二、勇於解放思想,大力發展經濟
  來正定之前,習近平同志並不十分瞭解這裡的真實情況。他清楚地記得,石家莊地委領導跟他談話說,你從大城市來,地委研究決定,派你到一個領導班子團結、經濟條件較好、農民比較富裕的正定縣任職。到正定以後,習近平同志沒有坐在辦公室,他走訪座談,進村入戶,虛心向每一位同志請教。無論是縣委和縣政府領導還是一般幹部,無論是年長的還是年輕的,他都誠懇地說:“我是來學習的,希望得到你們的幫助和指教。”
  習近平同志通過調研很快發現,這個全國聞名的高產縣竟有不少農民連溫飽都不能保證。由於長期的思想和體制束縛,正定仍在單一經營的死衚衕里兜圈子:片面追求糧食高產,踩棉花,擠油料,壓瓜果,砍副業。糧食畝產超千斤,但經常是交完徵購糧,剩下的就不夠自己吃了。當時全國聞名的“農業學大寨”典型村——三角村,還有不少人到外縣買薯乾來維持生活,因為在本縣買怕給“高產縣”丟面子。
  1981年底,正定的工農業總產值20673萬元,人均年收入僅148元,每天只有4角錢。“農業學大寨”先進縣的錦旗高懸在縣委的會議室里,而老百姓卻不得溫飽。面對這個“高產窮縣”,習近平同志的心情十分沉重。
  “吃飯問題是解決正定問題的當務之急”,習近平同志認為,高徵購造成了正定農業結構比例失調,必須及時糾正。這很快成為縣委一班人的共識。是坐等中央調整政策,還是主動地向上反映問題,大家卻有不同意見。
  習近平同志和時任正定縣委副書記呂玉蘭主張立即向上彙報,請求把糧食徵購基數降下來,並主動請纓,處理此事。當時縣委書記馮國強、縣長程寶懷考慮到習近平同志剛到正定工作,不願意讓他出面,怕對他造成不好影響。習近平同志說:“實事求是向上級反映問題是我黨的優良傳統,你們不用擔心。”於是,他和呂玉蘭一起跑省進京,向上級部門如實反映正定人民的生活狀況和存在的困難。1982年初夏,國務院派出調查組和省委、地委一起對正定的情況進行深入調查後認為,正定反映的問題是真實的,要求是合理的。上級決定把正定糧食徵購任務減少2800萬斤,初步緩解了正定農民口糧緊張問題。程寶懷高興地對習近平同志說:“你為正定人民立了一大功。”
  老百姓吃飽了,還想富起來。要從根本上貫徹中央把工作重點迅速轉移到經濟建設上來的精神,還必須在解放思想上做文章、找路子。
  一天晚上,習近平同志來到程寶懷的辦公室,說:“老程,你看報紙沒有?南方一些地方正推行農業‘大包乾’,效果不錯。河北省還沒有啟動,咱們縣能不能先行一步,選個經濟落後的公社,先搞個試點,然後在全縣推廣。”程寶懷聽後,十分高興,說:“我早有此意,曾經和馮書記交換過意見。可是馮書記說,現在還不能搞,等等中央文件再說,等省里有了新精神再考慮,在這個問題上,我們不能冒尖犯錯誤。”聽了程寶懷的話,習近平同志說:“我認為‘大包乾’是件好事,是調動農民種田積極性的好方法。‘大包乾’分配簡單,農民容易接受。這樣吧,你和玉蘭同志談談,我去找馮書記通通氣。”在他的推動下,縣委和縣政府經過認真討論、反覆研究,確立了“先行試點,逐步推開”的工作思路,決定在經濟落後、生產條件差、農民生活水平低、離縣城較遠的里雙店公社搞“大包乾”試點。
  工作剛開始,不少幹部群眾有疑慮,怕犯方向錯誤、路線錯誤,甚至有人還編了順口溜:“先分房、後分地,一步一步往後退,最後退到舊社會。”
  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。里雙店實行“大包乾”後,當年農業產值就翻了一番,人均收入增加到400多元。這不僅震動了全縣,還引來了絡繹不絕的省內外參觀者,讓地處“北疆沙土園”的里雙店一下子熱鬧起來。
  活生生的事實,解除了全縣幹部群眾的各種顧慮,吹響了正定發展經濟的號角。
  1983年1月,正定下發了包乾到戶責任制辦法,提出土地可以分包到戶,承包後5年或更長時間不變。在經營管理上,堅持宜統則統、宜分則分的原則。“大包乾”在正定全面推廣,在河北省開創了先河。正定經濟騰飛的基礎由此奠定。
  思想解放了,觀念轉變了,還要把幹部群眾煥發出來的工作熱情轉化為發展生產的實際效果。習近平同志本著對正定人民負責、對正定事業負責的精神,摒棄急功近利、殺雞取卵的觀念,立足當前,放眼長遠,科學謀划著正定的未來。
  ——正定具有悠久的歷史文化,有發展商品經濟的厚實積澱;緊靠石家莊市區,有發展經濟的區位優勢;有107國道和京廣線、石德線鐵路大動脈穿境而過,為商品流通提供了便利交通;糧食產量高,有發展經濟的基礎條件。
  習近平同志提出,要把這些優勢轉化為發展的動力。
  ——習近平同志鼓勵大家解放思想,擺脫束縛,放開手腳,大膽探索。他和縣委班子成員分頭帶領幹部走出去,到南方改革開放先行地區取經,赴鄉鎮企業起步較早的浙江、江蘇、天津考察學習。
  ——習近平同志和縣委班子一道,開展了發展思路的大討論,集思廣益,統一思想,確立了“依托城市、服務城市、打入石市、擠進京津、咬住晉蒙、沖向全國”的發展戰略,大力發展“半城郊型經濟”。
  習近平同志說,“城市需要什麼,我們就種什麼;城市需要什麼,我們就加工什麼。”他提出,要把全縣思想統一到大力發展多種經營、特色種植上來。隨後,正定提出了“投其所好,供其所需,取其所長,補其所短,應其所變”的方針,出台了《關於把工作重點迅速腳踏實地轉移到農、工、多(多種經營)上來的決定》。當年,全縣多種經營收入達4300萬元,人均100元,社員收入由100多元增加到200多元。
  ——習近平同志提出,正定的農業發展必須處理好糧食作物和經濟作物的關係,適當壓縮糧田面積,提高土地利用率,多種植經濟作物,大力發展棉花、蔬菜、瓜果、花卉、食用菌等市場需要的經濟作物。1983年,棉花種植面積達到17萬畝。
  正定有計劃地開發商品菜基地,積極試驗和應用塑料大棚、地膜覆蓋、樓田菜圃等新技術,使農業種植向多層次、全方位延伸;大力發展畜牧業和家禽養殖業,不斷優化農業產業結構。為發展食用菌,習近平同志親自給南京匯寧縣化肥廠廠長寫求援信,並派人從該廠拉回種植蘑菇的重要原料——尾沙,使蘑菇從此在正定扎了根。
  ——習近平同志提出,正定要大力發展鄉鎮企業。在這一思路引導下,正定澱粉加工、肉製品加工、麵粉加工等逐漸形成規模。截至l985年底,鄉辦企業、聯合體企業產值達到8850萬元,比1980年增長200%。同時,建築、勞務、運輸、餐飲、建材等領域也全面拓展,呈現出“五業”興旺的局面。
  鄉鎮企業實行“一包三改”。“一包”就是包經濟指標翻番。“三改”就是改企業幹部委任製為選聘制,改工人固定錄用製為合同制,改固定工資製為浮動工資制,進一步激發了鄉鎮企業的活力。
  ——習近平同志認為,要解決正定人多地少的矛盾,必須向荒灘進軍。正定地處冀西三大沙荒(木道溝、老滋河、神道灘)所在地,沙荒面積大,長期無人耕種,改造潛力大。他提出,要發展好林業,利用好荒灘。縣裡研究制定了《關於放寬發展林業的決定》,在東里雙公社開展試點,把河灘地經營權下放到戶,且30年不變。
  種植有自主權,什麼賣錢種什麼,大大激發了農民改造河灘地的熱情。大家在沙灘里打井,修壟溝,種果樹、花生、小雜糧,養豬漚肥,使沉睡了多年的荒灘空前熱鬧,冬閑變成了冬忙,經濟效益大增,人均收入增加了一倍。
  1984年6月17日,《人民日報》發表了《正定翻身記》,肯定正定所作的嘗試,贊揚正定經濟走出了死衚衕,做到了利城富鄉:既為城市服務,又“掏城市腰包”,在服務中發展自己。正定人民按照習近平同志提出的“團結務實,改革奮進”的要求,向建設經濟強縣邁出了堅實的步伐。
  歷史的經驗教訓告訴我們,一個地方的發展,如果沒有長遠的規劃,往往會導致建設的盲目性,甚至會出現嚴重失誤,留下永久的遺憾。
  1984年4月,在正定改革如火如荼時,習近平同志牽頭制定了縣委工作大綱,要求大家以經濟建設為中心,搞好兩個文明建設,努力實現經濟起飛。1985年,立足國家發展的總體要求,縣裡又制定了《正定縣經濟技術、社會發展總體規劃》,提出了正定經濟“三步走”發展目標和“對外開放、對內搞活、依托城市、開發智力、發展經濟、致富人民”的發展方針。正定這隻古老的鳳凰,浴火涅槃,開始走向新的輝煌。
創作者介紹

設計裝潢

eb10ebul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