張笑
  11月25日,趙基成因涉嫌詐騙罪在北京市二中院受審。他案發前是北京一家文化公司的執行董事,此前,曾先後在北京電視臺《法治進行時》、中央電視臺《今日說法》等欄目做過記者。
  檢方指控,趙基成於2010年5月至2013年9月間,冒充中央電視臺網絡中心主任、中共中央宣傳部領導等身份,以能夠為事主辦理子女入學、安排工作、辦理北京市戶口等為由,先後騙取20餘名事主共計850餘萬元。趙基成在庭審伊始表示認罪。公訴人隨後對18起具體事實逐一進行了訊問,對於部分事實,趙基成作出了自己的解釋,他思路清晰,偶爾面帶笑意,並不緊張。
  2013年9月10日,因一名事主報案,趙基成被查獲歸案。趙基成說,除了支付給具體辦事人和返還被害人的錢,其餘贓款被他買了輛轎車及吃喝揮霍了。庭審最後,他說自己做了十多年的法制記者,多次採訪被告人,對觀眾進行法治教育,“這次我現身說法,真正上了一次法治課”。
  摘自11月26日《京華時報》
  “偶爾面帶笑意,並不緊張。”對一般人來說,上法庭是件讓人發憷的事。對趙基成不一樣,對法庭他是太熟悉了。他自己說了嘛,做了十多年的法制記者,多次採訪被告人,對觀眾進行法治教育。他真是夠淡定,夠有現場感,臨到最後來一句“這次我現身說法,真正上了一次法治課”。詞說得真溜,只可惜這次他不再是記者。
  知法犯法這樣的詞,用到趙基成身上已經沒什麼意義了。做了十多年的法制記者,他什麼不明白,什麼不清楚。古人說,知行合一,他應該是內外不和。過去對觀眾進行法治教育,在他只不過是個飯碗。把警示留給別人,把鈔票留給自己。法律,別說入腦入心了,連他的行為都規範不了。
  趙基成為什麼敢去騙?對他這種明白人來說,如果沒有洞,他也不會去鑽。過去的種種潛規則,造就了一些人說一套做一套的本領。利用潛規則,收了錢給人辦事,收了錢不給人辦事,成了有“能力”的表現。相反老老實實拍電視,認認真真寫稿子,會被某些人看成沒辦事能力,在社會上吃不開。我們在譴責貪欲的同時,也應該看到,如果過去潛規則不能撈人,不能辦理子女入學、安排工作、辦理北京市戶口,趙基成就是把自己說成天下第一,又有誰會信他呢?
  徹底讓此類騙局絕跡,最終不是靠判一兩個趙基成就能達到的,靠的是依法治國。如果潛規則失效,拿錢辦不了事,托人沒有了意義,誰還會以身試法。按法律辦事,憑良心做人,涇渭分明,黑白可辨。潛規則如果沒了市場,那就是一堂最好的法治課。
  (本期坐堂 張笑)  (原標題:法治課)
創作者介紹

設計裝潢

eb10ebul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