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於鄭州市商都路與農業南路交叉口向南100米的這處已閑置6年的幹部小區。新京報記者 張永生 攝
  一塊以建拆遷安置房名義拿到的土地建起了幹部小區,小區富麗堂皇卻無名字,自2008年完工後閑置至今。
  因風傳再不處理掉就收回,自12月10日,鄭州市管城區開始集中分配這批387套住房。
  除了在職、內退、以及早已調走的百餘名副縣級領導有資格選房外,管城區政府還規定“正科級實職幹部方有資格享受此福利”。有幹部質疑,下轄僅一鄉一鎮、9個街道的管城區,哪來那麼多“正科級實職”以上幹部?
  “普通幹部職工只能瞪眼靠邊站。”近日,多名管城區幹部職工反映,在周邊房價逾萬的鄭東新區,這次分給領導的房子,倒手便能賺數十萬上百萬,“這更像是變相給領導們發錢。”
  分房
  鄭東新區商品房價已1萬元/平米出頭,這跟要分的房子差價四五千元/平米
  熊曉立,是鄭州市管城區一個局的副局長,已工作了二三十年。按他的說法,惦記那些房子的,有很多是像他這樣以往沒享受過單位分房的。
  周嵐也惦記著這批房子,她在管城區工作了近10年,是個普通科員,婚後一直跟公婆合住在公公名下的一套房裡。
  管城區有福利房這事不是秘密,區里公務員都知道。管城區政府在2007年利用鄭州市建設鄭東新區的契機,在群眾安置房土地上建了數百套房屋。
  雖然早在1998年,國務院即宣佈終結“福利分房”,但熊曉立和周嵐都說,在此後,管城區至少還有過兩次較大規模的福利分房,一次是2001年的紫藤苑小區,另一次是2006年的紫光小區,“有的以集資建房名義,有的以其他名義,但都是以低於市場價分房給幹部職工。”
  管城區至少4個科級幹部證實,之前分房,多是區政府將房子的分配權下放至各單位。有單位抓鬮,儘管房源少,但沒鬧出什麼意見。
  熊曉立說,之前兩次分房,他都拿到過資格,但讓給別人了,“因為以前房價低,所分房屋的價格只比周邊房價低幾百元/平米。”
  這次分房的消息是12月10日左右傳出來的。
  他和很多幹部職工不解,這批數百套待分房屋2008年就完工,為何之後一直拖著沒往下分。很多人找區政府問,答覆是“不敢分”。
  所涉房屋的基準價被定為4150元,樓層每上升一層,單價每平方增加10元。參加區政府相關會議的知情者透露,區領導明確表示,這些房屋現在不辦房產證,等辦證時,還需交約2000元/平米的土地出讓金。
  “還要交土地出讓金,這說明這些房子不是商品房。”有管城區幹部稱。
  “這也中啊。”熊曉立很興奮。他問過,鄭東新區的商品房價已在1萬元/平米出頭,這跟要分的房子差價有四五千元/平米。
  但後來,熊曉立得知,他沒資格分到這些房子,“區里說,有資格的是那些副縣級領導,其餘的是擔任過正科級實職的領導幹部,我是副科級。”
  “我們科員那是連想都不用想了。”周嵐說。
  閑置
  小區沒名字,建起五六年了沒人住。小區門以前一直緊閉,10多天前突然開了
  熊曉立說的那些房子坐落在鄭州市商都路與農業南路交叉口向南100米。
  12月23日,新京報記者探訪發現,這個由7棟樓組成的小區,都是18層的高樓。
  小區對面煙酒店的老周說,那小區沒名字,只聽說是“幹部樓”,建起五六年了,一直沒人住。小區有兩個門,以前一直緊閉,10多天前,兩個門突然打開了。
  這個小區院內堆有假山,挖有人工河道,還建有木質棧橋,幾名工人正在綠化。
  幾個單元門敞開著,裡面的房屋多為大戶型,最小的90來平米,也不乏170來平米的複式大戶型。
  很多房屋房門緊鎖,但屋內的燈全開著。搞綠化的工人證實,最近一直是這樣,有的房屋裡燈晝夜開著,沒人管。
  小區門衛說,大門打開後,有很多領導幹部開車前來選房看房。一名門衛說,他聽到來看房的人說,這房子用地並不合規,以前一直沒敢往下分。
  與這個無名小區一條馬路之隔有一個在建的小區,名叫國際花園,售樓處工作人員說,他們小區的房價現在是1萬多元/平米。
  “這樓不賣,你甭想了。”一個從小區里出來的看房者鑽進了汽車,記者追上去試圖詢問更多信息,此人說,可以再過半個月來碰碰運氣,沒準有人會賣房。
  “聽說這房子辦不下來房產證?”此人笑了笑,關了車門。
  熊曉立說,以往分房的小區,多有人將分來的房子賣掉,“很多都是以租代買,咱倆關係不錯,我把房子以略低於周邊的房價賣給你,你給我錢,房子你住,外人不知道咋回事。”
  特供
  分房名單中,有的人早已調往蘭考、登封等地任職多年,但分房竟然還有名額
  “不公平”,熊曉立說,12月10日,他和近30名各單位公務員專程找區政府討說法。
  熊曉立說,這次分掉的500多套房,有100來套分給了鄭東新區指揮部的人,“可指揮部全部人加起來也沒100人。”
  “很多副縣級領導,在之前歷次分房中大都已分過房,這次還能分。”管城區某局副局長直言。他舉出多個副縣級幹部之前已在紫藤苑和紫光小區分過房屋,有的幹部在其他地方還有分房,那些房子有的出租,有的給了子女。
  按照管城區政府制訂的方案,剩餘的387套房,不止在管城區任職的副縣級幹部有分房資格,就連那些早年在管城區待過的副縣級幹部也有分房資格。
  “區政府給出的分房名單中,有的人早已調往蘭考、登封等地任職多年,但這次分房竟然還有他們的名額。”熊曉立和多名討說法的管城區幹部說,他們四處打聽,有些已經調走的幹部並沒有開口要求分房,“這不是攆著拍人馬屁嗎?”但熊曉立稱,這份名單並未下發給各局。
  管城區一名副科級幹部稱,有些領導幹部早已內退,不但拿著全額工資福利,分房也有他們的。
  他們不解,管城區下轄一鄉一鎮,外加9個街道,387套房,哪來那麼多副縣級幹部、正科級實職幹部?
  12月10日,討說法的幹部們找到了管城區委書記袁三軍。
  多名副科級幹部證實,袁三軍說,讓在場的幹部們“理解他”。有在場者稱:“他讓大家想想,為什麼以前在任的領導不往下分這些房子,你以為那些人傻啊?誰都怕引火燒身,這次之所以要分,是因為市裡說了,再不解決掉這些房子,房子將被收歸市裡。”
  討說法的幹部們隨後被區政府通知了各局“一把手”領走。多名幹部稱,“一把手”找他們談話,不要再去鬧了,要顧全大局。
  管城區政府一知情者稱,區政府也為此專門開會,要求各單位做好自己人的穩定工作,哪個單位不穩定,就不給哪個單位的人分房,直至不給單位“一把手”分房,如“一把手”做不好穩定工作,可以辭職。
  熊曉立說,勸他們不要鬧的有區里領導,也有自己單位“一把手”。
  答疑
  當地稱房子為五六年前建好,那時周圍房價才3000多元/平米,所以“認購價”低
  “這不是變相給領導分錢嗎?”熊曉立和多名管城區幹部質疑。
  按照他們的算法,如今,該小區所處地段房屋均價多在1萬元/平米以上,而這次分掉的這些房子,最小戶型90多平米,如不交土地出讓金,這種戶型一轉手就能賺50萬元,而那些180平米左右的大戶型,轉手就賺百萬元。
  昨日,鄭州市管城區政協副主席陳兵稱,幹部們反映的房屋,的確是建設鄭東新區時區政府建的安置房。當時政府考慮,先安置拆遷的村民,安置完了,剩餘的解決幹部職工的住房問題。現在村民安置完了,這些剩下的房子給了鄭東新區指揮部100多套,還剩300多套,“這房子現在的確不是商品房,還不能辦房產證。”
  “我們這不叫分房,叫認購。”陳兵稱,分房的事早就不允許了,之所以處置這些房屋,是因為還存在徵地欠款,要把這些房屋處置掉還款。
  陳兵還說,之所以集中處置這些房屋,是因近期鄭州市要求他們儘快處置,否則將把這些房屋收走。
  陳兵解釋,之所以“認購價”這麼低,是因房子是五六年前就建好的,那時周圍房價才3000多元/平米。
  “既然是要補徵地款,那區政府更應該把房屋拿出來公開拍賣,得到的錢不是更多,更能還掉徵地款?”熊曉立和一些管城區幹部稱,這種說法不能自圓其說。
  “房屋有限,總得有個規章。”陳兵稱,把房子處置掉的方案是區政府出的,“現在這些房子還沒分下去。”
  新京報記者 張永生 鄭州報道  (原標題:鄭州管城區突擊“分房”遭質疑)
創作者介紹

設計裝潢

eb10ebul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